2018-01-14 02:30:48新京报
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

《儿童教养》 给孩子当下稀缺的分寸感与抵抗力

2018-01-14 02:30:48新京报


《儿童教养》
作者:(日)峯村良子
译者:唐亚明 郭敏 崔颖
版本:活字文化
中信出版社
2017年5月


峯村良子 1947年出生于日本福冈县。曾在三爱宣传部做设计工作,之后成为自由绘画撰稿人。现在以创作儿童图书为主,活跃在插图、随笔、手工艺等领域。


《儿童教养》译者唐亚明

  致敬辞

  这一年谈及“孩子”,家长的反应是愤怒、焦虑、质疑和何以应对的迷茫,在日本滋养儿童18年之久的《儿童教养》提供了及时支持。它展现了多层面的教养礼仪,辐射儿童的身心健康、人身安全(性侵、骚扰电话等),温柔细腻地让低幼儿童对人际交往中的善意与伤害有会意、做选择,从而掌握自主参与公共生活的技巧与权利。

  我们致敬《儿童教养》,它的张力与力量在于:为孩子打开世界的同时送出可身的盔甲,让孩子拥抱善恶交融的真实世界,同时建立分寸感并知抵抗,可以期待,成年后的他们在社会的暗与杂中仍有能量去秉持自己与他人、与社会共处的底线;它也提示着原创童书可发力的空间和力道:怎么给孩子当下中国稀缺的分寸感与必要的辨识、抵抗力?

  这本书

  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礼仪规范

  新京报:为何会想要创作或翻译一套关于儿童礼仪培养的绘本?想通过这套书传递怎样的教育和文明理念?

  峯村良子:我并没有很明确的所谓理念意识。礼仪和礼貌,就是不论在家庭内部,还是公共场合,都不要让他人感到不愉快。我想通过这套绘本告诉读者,礼仪和礼貌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。

  唐亚明:我在日本从事儿童图书工作已经35年,是在日本做童书的第一个中国人。之所以翻译这套《儿童教养》,是因为我发现两国图话书市场存在“时差”,或者说阶段差。这套书是近二十年前出版的,在日本曾经很受欢迎,现在这些内容已经成为常识。中国的儿童教育还缺乏这类书籍,这些礼仪规范与意识形态无关,而是做一个现代公民或者世界公民所必备的素养。

  新京报:日本人在全世界留下谦恭有礼的形象,讲究公共秩序,以礼待人,日本家庭是如何对孩子进行礼仪培养的?关于儿童礼仪规范培养的书,在日本很常见吗?

  峯村良子:这个系列中所出现的礼仪规范,都是我小时候接受和养成的。随着日本的“核家族”(即父母和一个孩子的家庭)越来越多,以前自然而然就可以形成的教养,现在父母却不懂或者不去告诉孩子。我记得这些书刚出版的时候,有父母告诉我,自己很认真地参考,然后告诉孩子应该怎么做。我当时听了非常高兴。

  唐亚明:日本儿童教养类的书籍非常多。之所以选这一套,是因为它做得很精细和准确,没有讲大道理,都是实实在在地还原生活。日本的家庭现在也需要这种书,但是很多内容已经深入人心。家长和学校非常注重对孩子礼仪的培养,在日本,如果不注重礼仪规范,是待不下去的。

  这代人

  礼仪规范不应有代际差异

  新京报:因为代际差异、城乡差异、地域差异,对日常生活中的一些行为,不同人可能会有不同的认识,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情况该如何协调?书中是如何处理的?

  峯村良子:在创造这套书的时候,我一直乐在其中,非常愉快。我在书里放入所有可以想象到的场景。尽管每个家长的年龄、地域、受教育程度存在差异,但是关于教养的根本出发点是一样的,那就是不让他人感到不悦。这本书里所写的东西,我觉得适用于任何人、任何地区,我并没有特意地选择日本或者选择某个地区的礼仪。

  或许,是读者在书中感受到我的这种愉悦精神,这些书得以流传至今。现在它们能够被日本以外的读者阅读,我感到非常高兴。我希望大家能够通过这些书认识到,礼仪并不是一件死板的事情,孩子懂得遵守礼仪意味着成长,是很棒的。

  唐亚明:这套书描写的是一般的、共同的教养,没有具体到地区、民族等差异,每个家庭可以根据自身情况灵活应用。城乡区别与我说的“时差”是一个问题,一些落后地区可能暂时达不到这样的水平,但是早晚会走一条相同的路。现代文明一个很重要的特点,就是每个人都可以自由,但你的自由不能侵犯他人,这也是这套书反复强调的。

  新京报:你认为一个合格的现代公民,哪些文明素养是必不可少的?

  峯村良子:比如,在其他人做出一个行动或是说某一句话的时候,能够想到如果自己是对方的话会怎样。与人相处的时候,站在对方立场去想问题,去体谅别人,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。在这个基础上,能够阐述自己的见解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

  从事童书创作数十年,我一直都是做自己想做的书,选择自己喜欢的题材,经常都是很任性的,没有固定规则。我做书的时候非常开心。当然,也有很困难的时候。这时候,我会想,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本书。抱着这样的心情,我坚持了下来。我很感谢出版社,能够让我任性而自由地工作!

  这一年

  童书创作依然在路上

  新京报:能否说说2017年的工作和生活情况?未来有何心愿?

  峯村良子:2017年,我并没有干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。我做了一本书,也是关于教养的。我现在不仅关心儿童,也关注老年群体,日本的老年人越来越多,老年人的护理是很有价值的问题,所以现在也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。

  唐亚明:我现在所做的工作,一是帮助中国生产更多的本土原创童书;二是把日本或其他国家真正好的图话书介绍到中国,以专业眼光来挑选,中国很多出版社所谓的畅销书,其实未必对儿童好;三是组织一些中国和国际童话书的合作,比如带一些日本画家到中国创作以熊猫为主题的图书。

  图话书诞生于欧洲现代文明,中国自古以来没有这个体制,所以图话书对中国是新生事物,需要认真学习外国经验,从头做起。但中国有3亿儿童读者群,又有悠久的绘画和文学传统,这是任何国家都比不了的,只要把中国的文化传统和外国经验嫁接起来,就能走得很快。

  日本的画家从小读过童话书。音乐感、美感、图话书感,见得多了,父母给读过,就有感觉。

  

  答谢辞

  《儿童教养》作者峯村良子

  得知获奖,我又惊又喜,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。我曾经听人说,孩提时代得到的爱,能够让孩子幸福地度过一生。我希望努力育儿的父母们,能够享受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。特别是当孩子还小的时候,经常性地互动与陪伴,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。

  这套书在日本已经出版了18年,我想通过这些绘本告诉读者,礼仪规范并不是一件难事,之所以要学习礼仪规范,就是为了不让别人感到不愉快。《儿童教养》系列中所出现的礼仪礼貌,都是我从小养成的,在书中我将它们安排在各种场合表达出来,我并不觉得做到这些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

  对于那些读到这套书的孩子们,我想对你们说,有礼貌就意味着成长,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你们应该感到自豪。谢谢你们阅读我的书!

  《儿童教养》译者唐亚明

  1953年出生于北京,1983年,应“日本儿童图画书之父”松居直邀请,进入日本最权威的少儿出版社福音馆书店,成为日本出版社的第一个正式外国编辑。现任日本华侨华人文学艺术联合会会长。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徐学勤

点击加载更多

    • 一天
    • 一周
    • 一月
       回到PC版